诡谲港片《无双》,光影下的黑白两面

博主
133
文章
13
评论
2018-11-0220:19:27 1 341 3309字

  首映日后,今年国庆档的口碑黑马《无双》跑出来了。

  谁也没想到的这部庄文强自编自导的电影,会一改观众对香港警匪片的普遍见解。尤其是片花中发哥烧美金的画面,仿佛穿越到了《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观影前仿佛都能闻到一丝“炒冷饭”的味道。让人不禁好奇:庄文强打造了十年的剧本,难道还是一如既往的枪林弹雨?这样的电影在香港还不够多、够过时吗?安排在国庆档真的不是来圈钱的吗?

  诡谲港片《无双》,光影下的黑白两面

  然而,在电影院落座之后才发现,这是一部富余“文学性”色彩的香港动作片。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不是画家在犯罪、不是伪钞制作者在玩火,这简直就是庄文强精心策划的“由一人鸣起的变奏曲”。

  表面上看,这部电影90%的时间都在讲述李问??一个看似懦弱胆怯,却在作假上极有天赋的男人的故事。他深爱一个女人(阮文),却给不了她幸福,甚至连起码的温饱都没办法承诺。以他临摹的一副假画为契机,他被代号“画家”(周润发)为首的犯罪团伙发掘,用以假乱真的制造伪钞的技术,在全球交易获取利益。制假钞大枭“画家”将落魄画家李问(郭富城)一路提携成伪钞制造高手。从威逼利诱的开端到各怀心思的纷争,事件冲突不断,引起警方高度重视。然而,“画家”和其他成员的身份一直成谜,警方的破案进度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关键时刻,李问的被捕打开了破案的突破口,他告诉大家事件的前程往事,而“画家”的真实身份却让众人意想不到。

  诡谲港片《无双》,光影下的黑白两面

  在李文这个版本的故事里,庄文强设下了不少让人想不通的“Bug”,让观众在三组真身与替身(真钞、假钞 / “画家”、李问 / 秀清、阮文)里不断兜兜转转。片中还不时地从女警察的侧面角度展开她的记忆,虽然只有对几个部分的补充,却都刚好暗合了李问的叙述,让他的故事似乎显得可信度更高了些,也更为完整。
  戏剧张力极强的剧情,被抽丝剥茧的叙事结构稳住,变得十分顺畅,但中间却又总有些奇怪的段落,看起来像是记忆的模棱两可,又像是从未真实发生的事:

为什么李问能主导纸的订单,直接订下五百吨?

为什么团队那么多人,“画家”却几乎永远都和李问形影不离?

为什么李问刚从前女友阮文的房间里出来,“画家”就要马上带着毫无经验的他提枪去抢劫变色颜料?

为什么闯金三角毒枭这种场面,都要让李问来手捏炸弹遥控器?

为什么“画家”都被枪伤地半死不活了还能满血复活、栽赃陷害?
  ……
就是这些疑点,让李问的故事显得亦真亦假。

诡谲港片《无双》,光影下的黑白两面

  到将近片末剧情陡然来了个大反转,“画家”原来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颠覆了双主角的戏份,原来主角至始至终都是“无双”!那个懦弱到不敢杀人的李问是李问本人用“编剧思维”临阵磨枪出来的,“画家”只存在于他的心里。

  郭富城的确在处理这个内心复杂的角色时,演得很好。他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善良、憨傻、习惯于退缩的普通人,神情语态皆未失分毫,从头可怜到尾。他一进警局就大喊 “画家会让所有人处在危险之中,大家都会死”,借此埋下伏笔。再加上秀清(假阮文)身处一旁,让他口述的前因后果更有信服力。警察们一步步落入他的圈套,从未把他放在眼里。

  “我出产的假钞,是全世界最多人喜欢的像真画。”假作真时真亦假,在之后不同的叙述版本里,一切奇怪的BUG都得到了解释。本来习以为常的情节,一旦把“编剧意识”直接嵌入文本,套上角色的叙述视角,再度回想的时候就会产生变形。看完结局再回过头来重新思索,就会发现《无双》里面的不少段落和第一次看会产生完全不同的观感,因为情节与视角之间发生了错位。

诡谲港片《无双》,光影下的黑白两面

  
  周润发的表演则让这个充满了奇情的剧本真正立住,因为他饰演的“画家”,是作为一个“活着的符号”被写进电影中的。潇洒、幽默,又有不羁的狠劲。“画家”这样的角色不仅是庄文强在剧本写作中就以周润发的银幕形象为参照量身打造,在电影里更变成了一种具有双关的意指。

  庄文强说:“拍这部电影能和周润发合作已经是圆梦,不奢求票房有多高,回本就好。我只是希望00后看完这部电影,能明白周润发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

戏里戏外,无论是庄文强还是李问,都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自己创作出的角色。换言之,这个剧本神奇的地方在于,编剧在创作它时的精神信仰,全部被放在了一个不存在的角色身上。

  周润发在《无双》里复刻了自己几十年来的银幕形象,这是一种对自我的戏仿,也是庄文强在致敬周润发出演过的那些经典电影??《英雄本色》中的小马哥,《上海滩》里的许文强,《喋血双雄》里的杀手小庄,《纵横四海》里的亚Joe......

  这里不得不提一个小细节。故事之初,使李问和“画家”有机缘相遇的那幅《骑士、死神与魔鬼》

  李问在审讯室里谎称自己在一个无良贩假画室里打工,所临摹造假的第一幅作品就是花了一礼拜做的德国画家阿尔布雷特?丢勒于1513年创作的铜版画《骑士、死神与魔鬼》。而也正是因为这幅作品,让“画家”侧目于他,将他纳为团队成员。

  当初看到这个细节不以为意,直到最终反转的揭晓,方转过头去回想。这堪称是一个李问在短时间内就迅速编织出的,极具“真相感”的细节。甚至李问在那个不存在的画室的一些角落里,也陈列了几幅仿丢勒等画家后进行拼贴的作品。

  作为线条大师,阿尔布雷特?丢勒的素描向来是习画者学习的对象,但如果暂且抛开丢勒高超的绘画技艺与制造假钞的李问之间天然存在的“祖师爷”关系,这幅《骑士、死神与魔鬼》为什么会在那个关键的节点成为一个人分裂成两个人的重要道具?
  庄文强设置这个细节,究竟用意何为呢?

诡谲港片《无双》,光影下的黑白两面


  在这幅李问临摹的画作上,占中心位置的骑士形象,威武而又沉着。他披盔戴甲进入一片晦暗的森林,陪伴他的是马和猎狗。他没有注意到,密林中突然横窜出一个骑着瘦马、头上长角的狰狞的死神,在骑士身后,又钻出一个手持长柄斧的魔鬼。死神要阻拦他的去路,魔鬼想拉他下马。这些都象征了易逝的时光、死亡和邪恶的念想,但骑士视若无人继续前进。他坚定的步伐意味着刚毅,在这个骑士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远处隐约可见的山顶上的巨大城堡,这是骑士的最终目的地。

  潘诺夫斯基在《丢勒的生平与艺术》里解读这幅作品为“道德的美德”,丢勒希望自己能保卫真理,“他的心灵无意中将他与自己版画里的英雄联系起来”??
这正是丢勒在他的版画中所表达的:与类似主题的所有其他画法不同,人的敌人不是真实的。敌人不是有待征服的敌手,而是可以忽略的“鬼怪和幽灵”。那位骑手从他们旁边经过,仿佛他们根本不存在,继续自己的行程,“坚定而热烈地注视着事物本身”。


  在这个细节之后,让我们再切换入那个令人唏嘘的结尾,阮文的真身告诉女警,自己曾经和李问不过是没说过几句话的邻居关系。

  不合理之处也就有了解释。在不断的翻转里,观众得以窥见真相。但这些仅是叙诡上的技巧,还不够让它变得能令人在回味时感动,所以有了这样一个“路人邻居”的结尾插叙作为补刀??原来直到最后一秒,我们才认识李问,一个彻头彻尾的可怜人。

  在李问心中,一直住着一个“理想的自己”:一个能够占据画面中心位置的主角,拥有一切美好的品质与希望。

  他希望自己的人生方向是丰富多彩的艺术家,却只能成为承继家业成为伪钞制造者。

  他希望自己能和真正的阮文共度一生,却只能成为羞于启齿的邻居。

  他在想象中烧掉了自己的画作,实际上是烧掉了自己充满遗憾的暗恋爱欲,又连累秀清的容颜与身体被火焚烧。

  他让秀清整容、改变身份,其实就是对她的生命和情感进行绑架,作为替代品来满足自己。

  他希望自己能成为有着人生目的地的骑士,最后却得过且过,没法拥有真正的,便自己制造虚假的。

  “假的比真的还要真”这句台词,在全片里出现了两次。一次是“画家”对李问说的,一次是李问对秀清说的。但这两次的听众,其实都只有他自己,聊以自慰罢了。

  易逝的时光、死亡和邪恶的念想全部困住了他,但这些都不是真实的敌人。

  虚幻,成了他自己给自己创造出的敌人。

  结局揭晓,我们才突然意识到,原来开头安排的那幅画作有着这样的作用。在几秒钟里,就暗示并发掘出了人物的心理、动机,并且涉及到电影的主题。

诡谲港片《无双》,光影下的黑白两面

  就是在这样的创作态度上,我们可以发现这不仅仅是一个编剧的“行货”,将叙诡的技巧进行罗列、重复与堆叠,并一步步在建立冲突、制造悬念、情节铺垫上进行细致的梳理。

《无双》这部电影在剧本层面的丰富性,就体现在如此的心态上。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18-11-0220:19:27
  • 转载注明:http://www.yscan.cn/post-58.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avatar miu @回复 0

      影评写的很到位啊[调戏]